公白飞说得对

各版本的复吸记录

可能是关于各个版本ABC复吸记录,一些细节。自己wb上被我搬过来一些
还有当(  )的时候我在想什么,之后会不断修改。
依旧深夜发病……很病。这个开头是我冷静下来以后加的。所以画风迥异。

25AC:

    (1:03:05)♪“A ghost you say?A ghost may-be.She was just like a gost to me”♪若李李和R相视一笑。

    (1:08:29)金毛古费和身边的姑娘对视,伸手揽住姑娘。

      老弗还在唱歌。金毛...

兰波的字好看呀。
王以培这个翻译读得我胃痛……

9-9修改:我放弃了王以培。其实我早该说的。

试读的时候看到这篇,登时想起幼时读囚绿记里的那卷被拽进窗里娇嫩的枝条,隔了那么多年月和山峦,异国他乡里竟有一截如此相熟又恰被善待的新枝。
似是故人来。

一个小段子。

ERE,可能偏ER多一点(可能。)

一个原本用于半au的“a dark and stormy night”式的烂开头,但是太现代了,只好续了半截尾巴。

  “写作的其中一个乐趣就在于:当你沿着既定的轨迹行走,以为自己毕生将要孤独地发光,突然发现远方有一颗跟你相近的星球,尽管几万个光年里你们只打了一次照面,但从此知道自己再也不只是辽阔星空里孤单的一个。”
    作为因为了报纸专栏撰稿,给读者回信而率先认识了人生另一半,热安这话确实很有信服力。
    “或者说,在遍地沙砾里找到相仿的一粒。”弗以伊赞同地点头...

爱中人

这是被期末考试逼到悬崖的产物,巨ooc,放飞自我,没有逻辑,大纲被我吃了

无beta,欢迎捉虫。
现代au
主ERE 可能RE多一点??? 双c 
弗以伊/热安 艾潘妮/巴阿雷 暗示有

斜线无意义
 
summary:安灼拉震惊地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格朗泰尔,但是现在他有机会从格朗泰尔的学业开始。虽然过往不同的理念让他对格朗泰尔产生误解和成见,但毕竟他们正年轻,一切为时未晚。
 

    寂静之后,古费拉克怀着对友人的无限同情和深沉爱意率先打破了沉默,“现在才四月,对吧。”

   ...

就,1秒出戏到莎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诸君请注意tag

追踪1789法国大革命 塞德里克·格里穆

    像很多朋友都知道的,这本书绝版了。在网上扒了个jpg的版本转成了pdf。方便诸君玩耍。

如若失效请私我或评论告知,以便补全。

补档1:https://pan.baidu.com/s/1kU6h5Ev

求助

哪本书里提到过类似:三个人被困在监狱的地方(好像是两兄弟和他们的父亲),似乎是他们谈话中提到尤利西斯(应该是指奥德修斯不是书名?)的,这种情节(或比喻引用)……知情者请联系我,谢谢……

© 存储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