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白飞说得对

摸咸鱼画照片 米和强总(根本看不出来吧)

面向右边的大头究竟怎么画喔……

忘了把nico盖起来了。反正画不像说出来也没人知道得

p1/2 le bal
p3 🐟

近日琐屑:

1.    前天走过检验室和住院部之间的天桥,两边护栏用黄色塑料软胶挡住了。
    “这里本没有封塞了护栏的。”墨绿竖条纹的她悄声说,带着一种宣布新闻的神气观察我,“楼上那层去年春天的时候有个女孩子跳下去了。”
    我盯着护栏的缝隙,下面有一棵极美的高大的花树,枝摇叶坠。
    我想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头,从四楼掉到混凝土上还是有一点生存几率的。

2.    …Why am I scared to finish?

3. ...

无脑小段子
ooc,现代au   音乐家!扎x教授!科洛雷多,第一人称

    纱帘哗啦一响,光突然刺进来,我紧紧皱着眉用力闭紧眼睛。

    “起床啦!”他快活地转了一圈,喋喋不休地扑到床上:“该起来了!早起有益身心,您得交教材目录和内容——”他伸手来揉我眉心:“您怎么梦里也在皱眉?”

    我像濒死的鱼一样在混沌之中虚弱地蠕动嘴唇,想喊闭嘴,最后只听到自己绝望地呼出一口苦痛的气息,偏过头更紧地皱眉。

    “笑一笑,您笑起来好看多了。”我试图...

诚恳建议筛查抑郁的朋友再筛一下BRMS和BPRS说不定有额外收获,双相障碍被误诊的病例太多了(

有无用念头的朋友也考虑看看强迫症(举例:“猫为什么叫猫不叫狗?”)

    我好像陷进什么怪圈。我一边谈自由,一边却参加到竭力奴隶别人的行业里,以愚弄大众为己任编织幻梦为借口作表面泛花的美丽谎言。虽然我还不是主谋,起码也将走上协从犯罪的路。
    时尚就是谎言。
    我真的想说时尚即罪恶。但是,哎。时尚本身有什么错。服装也不过是载体而已,顺便显了贫富贤愚三五九等来。你看平日英雄豪杰意气风发,若在澡堂里一脱衣服,赤条条里相见,大家还不都一样。千万别信衣裳显人品,甚而百年妇女服装趋势能告予未来人文胜于哲学文学之类的傻话,让莎翁和法郎士见鬼去
   ...

各版本的复吸记录 1

可能是关于各个版本ABC复吸记录,一些细节。自己wb上被我搬过来一些
还有当(  )的时候我在想什么,之后会不断修改。
依旧深夜发病……很病。这个开头是我冷静下来以后加的。所以画风迥异。

25AC:

    (1:03:05)♪“A ghost you say?A ghost may-be.She was just like a gost to me”♪若李李和R相视一笑。

    (1:08:29)金毛古费和身边的姑娘对视,伸手揽住姑娘。

      老弗还在唱歌。金毛...

一个小段子。

ERE,可能偏ER多一点(可能。)

一个原本用于半au的“a dark and stormy night”式的烂开头,但是太现代了,只好续了半截尾巴。

  “写作的其中一个乐趣就在于:当你沿着既定的轨迹行走,以为自己毕生将要孤独地发光,突然发现远方有一颗跟你相近的星球,尽管几万个光年里你们只打了一次照面,但从此知道自己再也不只是辽阔星空里孤单的一个。”
    作为因为了报纸专栏撰稿,给读者回信而率先认识了人生另一半的作者,热安这话确实很有信服力。
    “或者说,在遍地沙砾里找到相仿的一粒。”弗以伊赞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诸君请注意tag

追踪1789法国大革命 塞德里克·格里穆

    像很多朋友都知道的,这本书绝版了。在网上扒了个jpg的版本转成了pdf。方便诸君玩耍。

如若失效请私我或评论告知,以便补全。

补档1:https://pan.baidu.com/s/1kU6h5Ev

© 存储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