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白飞说得对

近日琐屑:

1.    前天走过检验室和住院部之间的天桥,两边护栏用黄色塑料软胶挡住了。
    “这里本没有封塞了护栏的。”墨绿竖条纹的她悄声说,带着一种宣布新闻的神气观察我,“楼上那层去年春天的时候有个女孩子跳下去了。”
    我盯着护栏的缝隙,下面有一棵极美的高大的花树,枝摇叶坠。
    我想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头,从四楼掉到混凝土上还是有一点生存几率的。

2.    …Why am I scared to finish?

3.    在不见五指的楼道里和一个举着彩色星光灯的孩子擦肩而过,那一瞬间感觉自己是逃生舱里的独臂船长,在整块无边的星光琥珀里缓缓漂流。

4.    水泥,粗野主义,大诺瓦西市,遗忘,南斯拉夫纪念碑,苏联,契卡,波兰,瓦伊达,专制

5.    我们总结共同点,给万物分门别类,之后又因为新事物无法塞进这个框架来否定它的存在,是不是太荒谬了?

6.    “来吧,先生。”

    “放松点,先生。”

    “布朗医生十分钟后就到,先生。”

    “您要去哪里,教授?您将不会需要您的但丁。”

7.    我的缪斯总在昏昏欲睡的时候来寻我。

8.    “酒后表演艺术家”

9.    我们要开放全世界人民穿裙子的权利!(

评论
热度(1)

© 存储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