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白飞说得对

各版本的复吸记录 1

可能是关于各个版本ABC复吸记录,一些细节。自己wb上被我搬过来一些
还有当(  )的时候我在想什么,之后会不断修改。
依旧深夜发病……很病。这个开头是我冷静下来以后加的。所以画风迥异。

25AC:

    (1:03:05)♪“A ghost you say?A ghost may-be.She was just like a gost to me”♪若李李和R相视一笑。

    (1:08:29)金毛古费和身边的姑娘对视,伸手揽住姑娘。

      老弗还在唱歌。金毛费的眼神啊。

    (一对儿活力十足的小鸟。)

       拉面E还看着这仨笑,点头。

     (1:20:52)ODM,沙威唱段的时候,镜头一转,拉面E划十字。

     (他才二十二,起义时大约二十六!他不是以西结的天使,不是格拉古,不是圣鞠斯特,不是俄瑞斯忒斯,不是阿波罗,不是毫无知觉的云石雕像。他谁也不是,他就是安灼拉。他也只是安灼拉。他活着像一束明光。但他不是光明本身)

      (他是热的,活的,体内是和我们一般奔腾的河流,别无二致。)

     而格朗泰尔呢?他追随一颗无定的星。

     像安灼拉对自由一样。

      I dreamed a dream里,芳汀的" As they tear your hope apart As the turn your dream to shame"和ODM大E的"When our ranks begon to form Will you take your place with me"的调是一样的。

      想一想“活生生撕碎了希望,将你的梦想变成懊悔”,I dreamed a dream 不正是说大E吗?

      为了人类的自由意志得以被尊重……他一定不懊悔。

02伦敦:

      Fra Fee曾经替过几场安灼拉。在缪尚咖啡馆那段,马吕斯向朋友倾诉自己爱意的时候被Fra!E打断不死心的那句:“如果今晚你也在那也许就能理解我的感受”。

    马吕斯甫一开口,一个特别明亮清晰的声音冒出一句可爱的叹息:“O Marius!”

    我一直想这声音是热安还是若李李李李。

    (于是在街上旁若无人地露出恍惚的微笑。)

99伦敦:

      我且当戴眼镜的那位朋友是飞儿了。

      格朗泰蹦哒蹦哒随手把酒瓶放在桌上刚好挡住他写字,飞儿默默地把瓶子挪开。格朗泰尔一起哄完,旁边抓住谁(镜头没纳进去,个人猜是若李)摆出击剑的姿势打闹起来。

      记录2

      这里只描述我所见的。因看一次流泪一次,快像巴普洛夫的狗了。

      原著中没有详叙整个过程。只一段“肉搏开始了,短兵相接,用手枪射击,长刀砍,拳头打,远处,近处,从上面,从下面,到处皆是,从屋顶,从酒店窗口,几个人钻进了地下室,从通气洞射击。这是一对六十的悬殊战。”

      “博须埃被杀死了,弗以伊被杀死了,古费拉克被杀死了,若李被杀死了,公白飞正在扶起一个伤兵时被刺刀刺了三下,刺穿了胸,只朝天望了一眼就气绝了。”

      我试图通过这未尽的叙述和音乐剧演绎得以补全最后一刻,同时一窥那两日一夜,甚而那四年中,这些青年对真理自由追寻的路程。

   (我还没找到当初的路线入口,但我相信我能找到的。)

11马德里:

      (01:53:36)“巴黎抛弃了我们。没有人会加入战斗。人们不理解我们。但我们不能将这些人抛弃。不必再期待了,女人,孩子和为人父母的,你们走吧。”

      原著这一段是公白飞的。这一版本给了安灼拉。话尽以后,弗以伊站起来双手按住安灼拉的肩膀。

      (01:54:26)“弗以伊,我们的队伍还能坚持吗?”“还有武器,可是弹药没了。”

       安灼拉抓紧了椅子靠背。

       “各位,让我去!街上一定能拾到许多武器和可用的弹药。”马吕斯正要跑开,被安灼拉扯了回来。“他们会杀了你!”

       “这里的任何人都比我重要。”

      (01:55:03)“像我这样的小孩,他们斗不过。看着像小狗,出手了不得。”

      一声枪响。格朗泰尔跪在地上。

      “不哭鼻子,也不胆小……更不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热安紧紧咬牙。

      “要是他们找上你,最好乖乖躲……”

      二次枪响。格朗泰尔张开手,最后攥住一团空气。

(“我们不久就要坐上公共马车到另一个星球去了。”)

    

评论(2)
热度(3)

© 存储仓 | Powered by LOFTER